你的位置:中国国际金融学会 >> 学术活动 >> 详细内容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机遇及风险研讨会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国际金融学会   发布者:中国国际金融学会
热度0票  浏览187次 时间:2015年11月30日 10:37

2015年5月12日,国际金融学会组织召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机遇及风险研讨会。演讲嘉宾为英国经济学人智库(EIU)中国研究总监刘倩、亚太区经济学家Tom Rafferty、亚洲研究总监Duncan Innes-Ker(驻伦敦,视频参会)。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机遇及风险研讨会纪要

“一带一路”是跨时代的战略,给全球提供了新的合作模式,是中国承担国际义务的体现。“一带一路”战略在促进中国企业“走出去”、转移国内过剩产能以及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等方面创造了众多机遇。但我们在“一带一路”发展机遇面前也要有“冷思考”。“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众多,不同国家在文化、制度方面差异较大,未来前行之路并不平坦。

“一带一路”战略面临三大风险

文化冲突与战争风险。“一带一路”沿线地区是三大宗教文明的发源地,常年存在文化冲突与宗教战争。尤其是中亚地区,恐怖主义活动集中,国家风险很大,存在诸多不可预知的风险。

治理理念面临挑战。“一带一路”是新的治理理念,更多强调“丝绸之路精神”,包括和为贵、合作谈判、通商为主、利益互换。与自贸区一样,“一带一路”最重要的安排就是多边、双边的自贸区协议,使投资风险降到最低。该地区多边、双边自贸协议的前景需要进行全面的评估,需要有国际制度的安排,才能降低投资风险。

特殊风险。“一带一路”地区是亚洲货币原罪最严重的地区,存在货币错配、期限错配、结构错配,金融安排非常重要,这也是为什么设立亚投行的原因,也是各国要求本币化,设立金融安全网的原因。“一带一路”地区是亚洲金融基础设施比较薄弱的地区,需要金融安全网为金融和贸易提供保障,这是“一带一路”面临的特殊风险。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别风险

经济学人智库(EIU)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别风险分为信贷风险与运营风险两类。

信贷风险。涉及主权债务、货币、银行业、政治和经济结构等五个方面。在以债券交易为主的国际机构投资者眼中主权债务风险尤为重要。以委内瑞拉为例,由于油价下挫、经济低迷,在偿还其560亿美元的贷款方面存在困难。在“一带一路”各国家中,中东的叙利亚和伊拉克因战乱,财政陷入一片混乱,因此两国主权风险评分最高(评分越高表示风险越大)。由于“一带一路”的金融支持可能包含向海外政府贷款以资助所选项目,因此有必要关注国家主权债务的违约风险。

运营风险。运营风险包括安全风险、政治稳定度风险、政府效能风险、基础建设风险、法律和监管风险、劳动力市场风险等。

第一,安全风险。从新疆到巴基斯坦、中亚再到中东,这些地区都存在着宗教冲突,对投资者和投资项目都有很大的安全隐患。

第二,政治稳定度风险。特别需要关注的是,菲律宾许多通讯设施的建设由于腐败而中断。斯里兰卡新总理上台使首都科伦坡14亿美元港口项目的前景并不明朗。

第三,政府效能风险。泰国整体风险适中,但其政府效能风险高。除了腐败问题,严重的官僚主义作风也值得注意。

第四,基础设施风险。缅甸、柬埔寨建造大坝时,基建工程会使当地居民离开故乡重新定居,工程建设同时会对当地自然环境造成很大影响,当地的居民对这些建设造成一定阻力。

第五,法律和监管风险。例如,越南法律非常复杂、存在前后矛盾且有待进一步阐释。法官并不在乎自相矛盾,对其他法庭的裁决不以为然。此外,也很少有过往的案例可以用来提醒外国投资方提防潜在商业陷阱。合同谈判的过程可能很漫长,政府的立项许可批复也往往遭延误。

第六,劳动力市场风险。拥有大量的外籍劳工是马来西亚劳动力市场的一个突出特点。马政府希望降低经济对外国劳工的依赖,但如何在不影响本国经济增长的前提下实现这一点,政府尚无具体计划。中短期内,在马的外国企业很可能不得不从海外引进技术人员或专业人员,这将大大增加企业的劳动力成本。

TAG: 中国企业 人民币 研讨会 经济学家 跨时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