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中国国际金融学会 >> 学术活动 >> 详细内容

“日本金融自由化对中国的启示”研讨会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国际金融学会   发布者:中国国际金融学会
热度0票  浏览525次 时间:2015年11月30日 10:40

2015年7月17日,学会组织召开“日本金融自由化对中国的启示”研讨会。演讲嘉宾为日本银行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福本智之、日本野村综研(北京)系统集成有限公司金融系统研究部部长神宫健、东京三菱日联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行长小原正达,特约点评嘉宾为中国银行监事梅兴保。


“日本金融自由化对中国的启示”研讨会纪要

演讲嘉宾分别从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的角度对日本的金融自由化进行了分析,总结其经验教训,从中得出对中国金融改革的启示。

日本金融自由化的路径特征

在日本二战后的经济复苏期和高速增长期(1955—1974年),经济政策的主要目的是尽快赶上发达国家,采取的主要管制措施是:利率方面,对居民储蓄利率实行税收减免以鼓励储蓄,同时降低储蓄利率来促进投资。货币政策方面,对银行信贷实行直接调控。“窗口指导”是当时货币政策的主要工具,原因在于居民储蓄少且主要是短期储蓄,并且集中在银行。业务方面,经营长期业务的金融机构和经营短期业务的金融机构严格分工、银信分离、银证分离、内外市场分离。银企关系方面,采取“主银行制度”,即银企相互持有股票(交叉持股)和“企业债券托管制度”(银行承销企业债)。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前后,随着日本经济进入稳定增长期,政府开始让市场发挥更大作用,实行了一系列金融自由化政策。

放开资本管制在先,国内利率市场化在后。资本管制放开的过程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日本政府主要推行外汇管理制度,1964年经常项目之下日元可兑换,并在这一年日本成为IMF基金协定第八条成员国家,1967年开始实行对内直接投资自由化,1969年开始对外直接投资自由化。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日本实行浮动汇率体制,对内外证券投资逐步开放。1980年原则上实现了资本项下日元自由兑换,并在1984年允许国外外汇自由兑换日元送至国内,1986年东京离岸市场成立。1998年外汇法修改,取消了外汇公认银行制度,引进事后汇报原则。利率市场化是从1979年允许金融机构发行CD到1994年完成利率市场化,一共花了16年。

“护送船队”式监管体制与分业经营体制未能改变。日本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世界经济大萧条时经历过金融危机,当时许多国内银行接连倒闭。二战后,日本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再次发生,采取了“护送船队”体制。所谓的“护送船队”体制是指通过严格管制利率和禁止混业经营的方式来限制金融机构之间的竞争,这种做法非常适合处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的日本金融,政府与央行在资金配置上起到了指导性作用。到了七十年代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结束后,本应改变原有做法,通过市场机制(例如,利率市场化)提高资金效率,进行资源配置。但是,过去的成功经验阻碍了政府主动推进国内金融自由化的进程。为避免部分金融机构被淘汰,政府保持了“护送船队”政策。而分业经营体制则持续了较长时间,完成了利率市场化后才逐步转向混业经营。虽然存款保险制度在1971年已成立,但在2002年之前政府仍然实行了全额保护。

日本金融自由化的效果评价

虽然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日本产生泡沫经济的原因有很多,但是金融自由化的一些设计失误确实是造成泡沫经济的重要原因之一。

“放开资本管制在先,国内利率市场化在后”削弱了日本央行控制信贷的能力。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日本因为利率市场化未完成,日本央行面对信贷迅猛增长的趋势,没有完全依靠公开市场操作调节市场利率来控制信贷,而是希望通过加强窗口指导来控制银行的国内信贷。然而日本商业银行为了规避日本央行对国内贷款的窗口指导,通过东京离岸市场筹集欧洲日元,然后让其海外分行将欧洲日元贷款给国内企业。欧洲日元贷款的迅猛增长削弱了央行控制信贷的能力,导致日本央行在1987年至1990年没能控制住货币供应量的过快增长。

金融自由化后,日本商业银行失去了大量大企业贷款客户,导致扩大了房地产信贷。金融自由化本应为改善资金配置起到关键作用,然而“护送船队”的金融管制给商业银行带来道德风险。在金融机构治理机制不健全,金融监管薄弱的状况下,日本商业银行没能跟随金融自由化改变传统存贷业务经营模式,随着大企业和制造业企业可以自主发行债券,日本商业银行失去了大量贷款客户,导致大规模扩大房地产信贷,引发了房地产泡沫。

对中国的启示

金融自由化的路径十分重要。就中国而言,利率市场化不能滞后于资本管制的放开,至少要同步走,否则可能导致部分资本外逃。相较于放开资本管制,中国的利率市场化可能更为紧迫,对银行的影响也要吸取日本的教训。中国银行业的风险控制、自我约束机制和经营机制等还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需要以利率市场化为契机加快推动银行经营机制的变革。

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应在货币政策上发挥更大的作用。既然中国金融脱媒的浪潮已经开始,就应该通过利率市场化,让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在货币政策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对金融自由化下迅速变化的金融机构经营加强监管。中国应加强金融机构治理机制,完善金融机构退出机制。应对混业经营的监管体制改革也至关重要。

不必过于担心现在的中国房地产泡沫问题。以目前中国的发展阶段和当下经济状况来看,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情况良好,不必过于担心泡沫问题。中国现在的金融杠杆比重(金融资产/GDP)在210%左右,与日本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相近,到八十年代后期金融杠杆比重达到225%。就发展阶段而言,中国城镇化比率为55%,与日本1950年类似。第一产业就业人口达到24%,与日本1963年相近。

从购买力方面分析,日本35-44岁为购房主力军,人口高峰在1985-1990年左右。当日本婴儿潮一代(1945—1950年)年龄阶段到达40岁左右,房地产的购买力达到最大。中国目前的人口保持持续增长,现阶段的购房主力人群年龄集中于25-34岁,同时人口还在继续增长,因此房地产前景较为乐观。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