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中国国际金融学会 >> 学术活动 >> 详细内容

“日本宏观经济走势及安倍经济学效果”研讨会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国际金融学会   发布者:中国国际金融学会
热度0票  浏览1272次 时间:2015年11月30日 10:43

2015年5月15日,学会组织召开日本宏观经济走势及安倍经济学效果研讨会。演讲嘉宾为日本银行北京事务所所长(首席代表)福本智之、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助理张季风、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军红。

“日本宏观经济走势及安倍经济学效果”研讨会纪要

“安倍经济学”实施两年来,取得了短期的效果,但经历了由盛而衰的过程。安倍经济政策大多相互矛盾,新意不多,治标不治本,并且利益集团之间相互牵制,难免战绩平平,未能使日本经济摆脱通缩,设定的政策目标几乎都未实现,今后也将难实现。预计日本2015-2016年的经济走势将好于2014年,但是面临着收入难增,日元持续贬值,财政困境难以改观等诸多难题。

“安倍经济学”效果评价

短期内产生了一定效果。安倍经济政策使得日本经济的宏观指标有所改善,尽管不像预期那么好,但还是在持续改善中,对日本企业在全球的竞争力也有贡献。同时,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国民信心,增强了投资和消费意愿,改变了过去长期通缩形成的惯性预期。此外,日本出现了一个长期稳定的政权,这是过去十几年所没有的,有利于经济政策的持续性。

存在失灵问题。安倍经济政策并未让日本经济摆脱低迷状态,实际效果低于政策预期,日本国内大部分人也感受不到安倍经济政策带来的好处。

第一,2013年日本2.1%的高增长并不能完全归功于安倍经济学,还存在一些其他因素。其一是经济周期循环。2013年年底正好是日本第16次经济循环周期的谷底,然后开始上升。其二是提高消费税促成提前集中消费。其三是国际油价下跌、日本股市上扬带来的财富效应等偶发因素。

第二,没有实现预期目标。既未实现通胀2%的目标,QQE效果也不理想,信贷乘数没有扩大。同时,日元贬值并未带来扩大出口的效果。另外,名义工资虽然上升,但由于物价上涨,导致实际工资为负增长,而且充分就业指标也有水分,失业率的降低是由于临时工数量增加较快。

第三,设定的长远目标很难实现。日本设定的这些目标主要包括:未来十年实现年平均名义经济增长率3%,实际经济增长率2%;2015年国家与地方基础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与2010年比减半、2020年实现盈余;日本央行设定的2%的通货膨胀目标以及10年后人均国民收入增加150万亿日元等。日本诸多的指标都是以名义GDP增速3%,实际GDP增速2%这样一个前提下确定的。如果这两个指标都不能实现,其他指标就失去了实现的前提。

“安倍经济学”失灵的原因

概括而言,“安倍经济学”失灵的原因主要包括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政策内容无新意,治标不治本。口号多,实际操作措施少。

第二,理论上的缺陷。日本出现持续通缩的主要原因是收入下降,而不是流动性匮乏。

第三,具体政策之间相互矛盾、相互制肘。例如,为刺激经济景气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带来了主权债务规模的不断扩大;为增加社会保障经费提高消费税,却抑制了居民消费;为促进投资实行企业所得税减税政策,却造成了财政税收的下降等。

第四,安倍本人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经济上。

第五,日本政府对经济形势判断失误,低估了提高消费税的负面冲击。

未来日本宏观经济走势

有利因素。日本推迟了第二次提高消费税的时间,有利于2015年和2016年经济的增长。美国经济回暖以及中日关系稍有回转创造了更为有利的外部环境。此外,东京奥运会也将是拉动经济增长的利好因素。

不利因素。一是日本政府债务问题严重。日本财政部门的杠杆率高企,政府债务与GDP的比例超过240%,为全球最高水平。日本银行购买大量国债,风险很高,长期利率一旦上涨,财政风险陡增,可能爆发日本版的“债务危机”。二是日本经济的改革进入了深水期,社会保障、就业、农业发展等一些长期问题越来越难改。三是2017年4月第二次提高消费税的冲击。四是物价上涨,但居民收入却未上涨。五是日元贬值对进口企业的影响较大,贸易收支逆差较难改变。六是日本依附于美国可能会丧失在亚洲发展的机会,如亚投行、区域合作、参与“一带一路”战略共享的合作等。

未来经济发展不够乐观。中短期看,预计2015年和2016年将好于2014年,估计GDP增长率在1.2%-1.5%区间;2017年,由于再次提高消费税,GDP增长率可能降至1%以下,甚至负增长。

长期看,未来10年日本勉强能维持1.3%左右的年均实际增长率。原因在于,日本经济潜在增长率只有0.5%左右,人口老龄化不断深化,导致财政困境难扭转,社保负担会越来越重,全要素生产率提高缓慢;同时法人治理机制、社会保障等一些顽固领域的改革也难有起色。

无需过于担忧日企在华直接投资下降问题。日本企业对华投资增速同比减少40%,日企在中国撤销的主要是低劳动成本的企业,同时增加的高附加值行业,这符合中国“新常态”的格局。还有调查显示,54%的日本企业承诺扩大中国业务。

上一篇 下一篇